阿莉彩票


第14章古离的怒火

作者:烟婼更新时间:2019-10-28 08:15:03字数:2046字

古离由于浮生给自己疗伤,所以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,可是白若兮还是病了好几天,毕竟她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人。

古离一直细心照料着她,府里的丫鬟根本看不起白若兮,不尊重她,甚至还会欺负她。

白若兮心性纯良,并不与她们计较,可古离就不一样,只要有人敢欺负她的姐姐,她一定要报复回来。

有一次,一个丫鬟对白若兮不敬,古离就狠狠扇了她的嘴巴,那个丫鬟大声回击:

“你是什么东西呀,你别以为你姐姐是王妃你就可以得瑟,你姐姐在王府里面什么都不是,我们并不需要将她当作王妃看待,王府里真正的女主人是璃妃,这可是王爷说的,只是因为她是皇上赐的人,所以王爷还留着她罢了。”

古离毫不留情的又是一巴掌扇过去,那个丫鬟被打倒在地上,眼神很是不服气。

“我告诉你,我不管你们王爷说了什么,可这里是我姐姐的院子,你们既然是她的下人,我就有权力管教你们,你们也大可以去向王爷告状,不过你要想清楚了,王爷是否会为了一个下人而去得罪皇上。”

那个丫鬟虽然不服气,却也不敢造次,从此以后,那些下人再也不敢对白若兮不恭敬。

今天,古离又到外面集市上给白若兮抓药,来到白若兮的院子外面,就听到几个下人聚集在一起窃窃私语,她偷偷走近,只听见几个丫鬟说:

“我们的王妃真是会演戏,别看她平时装出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,心居然那么黑,璃妃那么好的人,她居然嫉妒她给她用巫术,我看她这样的人啊就是活该,而且,很多人被罚溺刑,根本撑不过去,她居然能够活下来,我看啊,她根本就不是人。”

古离听到这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大声呵斥道:

“大胆奴才,竟然敢在主子背后乱嚼舌根,怕是不想活了吧,来人,把她的舌头给我拔了。”

那几个下人吓得瑟瑟发抖,可是并没有侍卫上来,那些院子外面的侍卫只听朱煜辰的命令,根本就不理会古离。

古离更加气不过了,她怒气冲冲的冲到朱煜辰的寝殿,被门外的侍卫拦住了,她就在门外大声叫唤,朱煜辰无奈,让人将她放了进去。

“王爷,这就是你王府的规矩吗?下人可以在主子背后乱嚼主子舌根,还不会受到惩罚。”

这是朱煜辰第二次见到古离,上一次在白若兮的寝殿,没有好好看她,没想到她可比白若兮难缠多了。

上次古离掌哐下人的事有人向他汇报了,可朱煜辰装作不知道,就想看看这个丫头到底想要干嘛,这次竟敢直接找到这里来了,胆子着实不小。

“你是白若兮的妹妹,本王没有记错的话,你并不是王府里的人,没有资格管本王府的事。”

“我虽然不是王府里的人,但我是王妃的妹妹,就是贵府的客人,也算得上王府的亲戚,不管王爷你对姐姐怎样,她现在可是名正言顺的王妃,是你明媒正娶的正妃,更是皇上亲赐的正妃,现在下人在背后嚼主子的坏话,而王爷居然不管不顾,放任下去,不知道百姓们会怎么想王爷呢,要是再传到皇上的耳朵里,你说她会怎么想呢?”

“你敢拿皇上威胁本王。”朱煜辰说这话时是笑着的,可他的眼睛却已经将古离撕碎了无数遍,古离不卑不亢的回道:“不敢。”

阿莉彩票朱煜辰想要发火,却强忍了下来,心想着是因为白若兮在自己这边没有带回什么好消息,所以才会派这么一个妹妹来的吗,他倒是越来越好奇自己的哥哥究竟想干什么了。

“那你说,你究竟想要怎么样?”

阿莉彩票“既然那些奴才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,那留着舌头有什么用呢,还不如拿去喂狗,你说是吧?王爷。”

朱煜辰双手握拳,骨节分明,咬牙切齿道:“好,就依了你,来人,陪本王的小姨妹去拔了那奴才的舌头,拿、去、喂、狗。”

“谢王爷了。”古离说完,径直离开了。

她带着两个侍卫来到白若兮的院子外面,将刚刚那个乱说话的丫鬟的抓了起来,现在那个丫鬟是真的怕了,不停的求饶哭喊。

阿莉彩票白若兮在院内听到了动静,拖着虚弱的身体出来,问古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古离将事情告诉了白若兮。

白若兮让古离饶了那个丫鬟,说她并不介意别人怎么说,古离这次却怎么也不听白若兮的话,她还是命令侍卫将那个丫鬟的舌头拔了下来,在场的人都吓坏了,大气都不敢出。

等所有人离开后,白若兮将古离拉进屋内。

阿莉彩票而在另一个院子里,苏璃儿正在修剪着牡丹花的花枝,一个丫鬟模样的人急匆匆的走了进来,苏璃儿的脸瞬间冷了下来。

“大白天的,你慌慌张张做什么。”

那人将刚刚发生的一切告诉了苏璃儿,苏璃儿一用力,剪掉了一大朵开得正艳的牡丹。

“看来并不是一个软弱的主,那就不要留着了。”那人点了点头,退了下去。

白若兮的房中,她拉着古离的手问道:

“阿离,你怎么啦,你原来心地善良,宽容大度,今天怎么做出这么残忍的事呢,那些丫鬟之所以那样对我,全都是朱煜辰允许的,她们都是无辜的,你又何必如此较真,我利用妖术得到了本不属于我的东西,这是上天给我惩罚,我别无怨言。”

“姐姐,阿离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,污蔑你。”白若兮看着真诚的古离,将她抱在怀中,痛哭起来,古离也终于忍不住,大滴的眼泪从眼眶滑落。

夜已深,白若兮已经沉沉的睡着了,古离呆呆的看着窗外。

突然,一个熟悉的黑影站在窗外,古离起身披衣来到屋外,来人正是浮生,她怔怔的看着浮生一言不发,浮生将她拦腰抱起,飞离了王府。

来到外面,浮生将古离放下,皎白的月光洒下来,给两人镀了一层银白。

“你天性胆小,天真善良,今日怎会如此?”

烟婼(作者)说:

投诉 捧场0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