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莉彩票

上次阅读到:暂无记录

第七章 柠溪醒来

作者:芹菜火锅  |  更新时间:2019/3/3 21:56:32  |  字数:5654字
    “一言,孩子,孩子呢?”病房里,夏沁将丢了孩子痛心又慌张的样子表现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她一只手捂着小腹,一只手紧紧的攥着沈一言的衣袖:“一言,我的孩子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沁儿……”失去了孩子,沈一言也很难受,再看到夏沁如此在意的模样,他的脸色也不是太好看。

    “孩子没了。不过我们还可以再要孩子的,你不要太伤心了。”沈一言温柔的将夏沁的小手握在手心里,眼神间流露出来的那股温柔和安慰脸夏沁看了都有些失神。

    “没了……”夏沁还闪着微弱光亮的眼神瞬间黯淡下来,低着头,双手紧紧的揪着被子,做出一副伤心过度的模样。

    只不过在低头的时候,夏沁嘴角却是掀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。

    “一言,我想好好休息。”过了片刻,夏沁再抬头,眼底已经恢复了平静,沈一言以为她伤心过度接受不了孩子没了的事实,想出言安慰几句,但看到夏沁已经翻身躺下背对着他,便没在多说,转身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保镖和医生都守在门外,为了防止夏沁再出现任何意外,沈一言将所有能伤害到夏沁的情况都杜绝了。还派了专人医生和护士二十四小时全程侯着。

    这个待遇,可以说是绝无仅有了。

    看到沈一言出来,医生和保镖都吓的低下头,毕恭毕敬的模样。这时候,谁都不想去触他的眉头。

    “好好照顾沁儿。”沈一言眉头紧紧皱着,冷声吩咐下这句话后,带上几个保镖离开了。

    病房里,护士进来给夏沁日常测体温,查看情况。有沈一言的命令在,没人敢做的不尽心。

    “夏夫人,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护士给夏沁测体温的时候发现夏沁忽然转过身并且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夏沁看了一眼病房,确认沈一言真的走了之后才道:“昨天……”

    护士以为夏沁还没从失去孩子的悲伤中走过来,忙道:“夏夫人,您不要多想了,孩子没了您和沈总还是可以有下一个的。你不知道沈总昨天都担心死你了,为了给你输血,差点让柠溪小姐打掉孩子,那场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护士还没说完,夏沁就忽然道:“你说柠溪,有孩子?”

    夏沁的反应将护士吓了一跳,手里的体温计都差点掉在地上:“是,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沈总让柠溪小姐献血,柠溪小姐却说她怀了沈总的孩子。但沈总还是毫不犹豫的让她打掉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护士滔滔不绝的将昨天发生的事从头到尾讲了一遍,夏沁听着,嘴角渐渐扬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。

    柠溪啊柠溪,沈一言对你这么绝情,还要打掉你的孩子,这下你可以彻底看清这个男人了吗?

    看到夏沁嘴角的笑意,护士愣了一下,这怎么还笑出来了。

    没给护士深想下去的机会,夏沁问道:“一言呢?”

    “沈总他说公司有事,让我们好好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夏沁没让护士在这里待太久,让护士把门关上后便打电话将沈一言给叫了回来。

    中途,也给柠溪打了电话过去,可电话的另一头却是无人接听。

    夏沁的话还是很有用的,还过多久沈一言便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见到他,夏沁脸色就变得担忧焦急起来:“一言,柠溪她有你的孩子,是不是真的?她还给我输了血,那她的身体……”

    沈一言脸上的表情一僵,接着变得难看:“谁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护士告诉我,你是不是还打算一直瞒着我?”夏沁板起脸来:“一言,你怎么能这么对柠溪,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不想在这个时候,在这里提她。”沈一言将夏沁搂进了怀里抱着,头放在夏沁肩膀上:“沁儿,是她将你害成这样的,她不值得你这么关心她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若不是她给我输血,我也不会现在还安然无恙的出现在这里,不是吗?”夏沁一双眸子盯着沈一言看,不知为何,看到这个眼神,沈一言忽然就想到柠溪。

    昨晚,柠溪好像给他打过电话……

    见沈一言有些出神,夏沁皱了皱眉头,她刚才这样说只不过是惺惺作态罢了,她巴不得沈一言伤害的柠溪再深一点,这样就可以让柠溪彻底的对他死心。

    可刚才深一眼失神的模样,却是让她隐隐升起了一抹不安感。

    “一言,柠溪救了我的命,我们不能这么对她。”迅速掩下情绪,夏沁抱住沈一言一只胳膊道:“柠溪她还怀着孕,又给我输了这么多血,人肯定很虚弱。要不我们去看看她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沈一言想也没想就冷漠的拒绝了,自动忽视了刚才出现在他脑海中一瞬的那个女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沈一言没回应,做戏也要做全套,夏沁拉开被子作势就要下去:“你不去我去看看,柠溪她现在肯定很需要人照顾。”

    沈一言不由分说的将夏沁拦下,抱着她重新躺在了床上:“沁儿,你不必去管她。我绝对不会再给她伤害你的机会!”

    “柠溪不会伤害我的,昨天那只是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可就是这意外,让我们的孩子还没见到这个世界就走了!”沈一言的脸色很是难看,也不知道是因为昨晚柠溪那通求救电话还是因为夏沁和孩子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总之,我是不会让你再见她的,我绝对不允许你再出任何的事情,沁儿,答应我好吗?离她远点。”

    夏沁见沈一言眼底那担忧的神色,心尖忽的颤动了一下,但也仅仅只是一下,报仇的心理又迅速占领了上风。

    戏做足了,再倔强下去只会适得其反。

    她温顺下来,抱住了沈一言,闷闷的说:“好吧,可是柠溪现在肯定很虚弱的,你还是让人去照顾一下她。”

    说完,夏沁发觉沈一言脸色有些不太对,就问:“怎么了?”一个想法在脑海中形成:“是不是柠溪出事了?一言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她没事。”沈一言忽然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那她现在在哪儿?”夏沁隐约感觉到什么,追问到。

    柠溪的性格她再清楚不过,在受到沈一言如此的伤害后,难保不会伤心过度做出一些激烈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夏沁是想让柠溪彻底的被沈一言伤透心,可这并不代表她想让柠溪出事,她们两毕竟还是闺蜜。

    “她献血后就离开了,我也不知道。”沈一言眉头拧成了一个结,想到昨晚的电话,他越来越觉得心很是烦躁。

    “沁儿,你好好休息,不要再让别的事情影响到你的恢复。”在面对夏沁的时候,沈一言将语气和脸色缓和下来,温柔的说完后让夏沁躺在床上,还贴心的给他捏好了被子。

    “我公司还有点事,忙完后再过来看你,你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沈一言俯下身,在夏沁的额头落下一个吻后,转身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夏沁盯着沈一言离开的背影,嘴角扬起的微笑渐渐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出了医院,沈一言越想越觉得烦躁,最后还是拿出手机给柠溪打了电话过去。

    电话拨过去很久,但始终没人接,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昨晚柠溪打电话过来的语气似乎真的很是不对,只是他昨晚没注意到罢了。

    现在电话没人接,看来,有可能真的出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沈一言沉着眸子,开车直接回到了沈家,可家里哪还有柠溪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给我查柠溪昨天从医院离开后的所有行踪!”挂断电话,沈一言眸子里的烦躁都快浓厚的都快滴出水来了。

    直到柠溪不见了,他也不知道怎么的,觉得胸口很闷,就感觉好像要失去什么珍宝了一样。

    可明明那个女人……

    电话那边的人速度很快,可结果却是不尽如人意。

    “什么?没有查到任何的行踪?”沈一言听到电话里的话,声音徒然提高了八个度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没有行踪?一个大活人你们都查不到?废物!”沈一言气的对着电话大骂,一直跟在沈一言身后的保镖都被这股气势给吓得不敢抬头。

    “沈总,柠溪小姐昨晚是回到家的,可是到现在我们都没有发现她的身影,就好像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沈一言几乎是吼出来了,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在意柠溪的下落。

    “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!”

    “凭空消失?你们告诉我,一个大活人是怎么消失的?”沈一言脸阴沉的都快滴出水来了,他下了最后的通牒书:“查,一定要将她的行踪给我查出来!”

    沈一言这边找不到人,而夏沁这边却是有人不请自来。

    “楚管家?”夏沁看着眼前的人,有些发愣。

    来着是以为年过半百的老头,身后还跟着几个穿着西装打领带的保镖,看起来来势汹汹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个老头是楚家的老管家,在楚家好几十年了。虽然是一个管家,但身份却很是令人尊敬的。

    夏沁冒充柠溪的身份去楚家相认的时候见过这老管家,只不过这个老管家当时对她的态度不是很友好,夏沁也不知为何。

    今天这老管家忽然出现在这里,夏沁隐隐有一股不好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楚老 ,您来找我的有什么事吗?”夏沁将心底的情绪掩藏下去,尽量扯出一抹笑容问道。

    “听说小姐你流产了,老爷特意让我来看看。另外办一件事。”楚老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楚老口中说的老爷就是楚陌,柠溪的外公,现在也是她的外公。

    夏沁去相认当天就知道,楚陌和楚家现在的当家人楚辉 ,也是柠溪的亲舅舅,两人都对她这个失而复得的外甥女很是宠爱。

    夏沁脸上的笑容绽放,不过很快就掩下去,做出一副略带伤心的模样:“是沁儿不懂事,让外公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夏沁一口一个外公叫着,丝毫不觉得别扭,楚管家平静的脸上扯出了一抹冷笑,却是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夏沁看了一下,楚管家忽然来这里,还带着保镖,铁定不仅仅是探望她来的,不然就算他再不喜欢自己也不会是这个态度。

    夏沁向来不习惯被人牵着走的滋味,她喜欢将主动权握在自己手里。

    所以也就没有说些弯弯绕绕的话,直接开门见山道:“楚管家来这里好像不仅仅是关心沁儿吧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楚老管家也没有卖关子,直接道:“我想知道柠溪的下落!”

    这句话就像是一个重磅炸弹一样,彭的一下在夏沁脑海中炸开。

    柠溪才是楚家的外甥女,她只是顶替的这没错,可是,她已经和楚家相认了,为什么楚老管家今天会在这里问柠溪的下落?

    难道……

    夏沁心里咯噔一下,但面上的表情却是维系的很好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而是问道:“楚管家认识柠溪?”

    楚管家不平不淡的哼了一声,算是表了态度认识。

    没正面说破,就说明还有回转的机会,说不准问柠溪只是个巧合呢。夏沁淡笑了一下,将大家闺秀的气质展现的很好:“柠溪是我的好闺蜜,不知道楚管家找她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顿了一下,夏沁继续道:“要是楚管家今天来这里是想找柠溪的话,那可惜了,柠溪不在我这里。楚管家要是有什么话要说的话,我可以代劳。”

    如果楚家并不知道夏沁是假冒的这件事的话,夏沁现在的表现还算是正常,可事实上楚家早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楚管家见夏沁说的一本正经的样子,也失去了耐心,直接道:“沁儿小姐,我劝你还是将柠溪小姐的下落告知我们,不然就别怪我们楚家翻脸不认人了!”

    楚管家说这话的时候语气虽然很是平静,但夏沁却是真实的感觉到一股压迫感,就好像她若是真的不说,他们就会采取一定手段的模样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夏沁已经明白,她冒充的事情已经被楚家知晓了。

    “楚管家,我可是舅舅的亲外甥女,你作为一个下人这么跟我说话,好像不太合适吧!”

    夏沁知道她的身份暴露了,但是在气势上,却是不能输的。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确定你是我们楚家的人?夏沁,别以为你想的是什么我们楚家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楚管家一口一个沁儿小姐,我还以为你们楚家是真的接受了我的身份,没想到还是对我存有疑心。”夏沁坐了起来,眸子里闪过一丝伤心:“我原本以为我找到了我的家人,可以享受那么一丁点的亲情,但是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夏沁眼角已经挤出了两滴泪,看上去还真有一副伤心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个楚管家一直对自己都不太友好,说不准今天来就是试探她的。

    反正象征着身份的项链在她身上,这楚管家要是没有其他最有效的证据来证明她是冒充的,那她今天是绝对不可能自己承认。

    只要攀上楚家这颗大树,她就可以报仇雪恨,她是不会轻易的就这么放弃。

    楚管家见夏沁这样子,是不打算承认了。

    他冷哼了一声:“如果你真是我们楚家的小姐,那老奴自然会尊称你一声小姐,但,你是吗?”

    “楚管家,你不要太过分了!”夏沁眼角含着泪,怒视着楚管家:“你一直说我不是,那你又有什么证据?”

    “证据?”楚管家忽然笑了一声,那布满了皱纹的脸上一笑起来皱纹更是多了,但夏沁看在眼里却是升起了一股浓浓的不安感。

    难道他真的有证据?

    楚管家一边笑着,一边挥了挥手,站在身后的一个保镖立马上前,也不知从那里拿出来一沓子文件,然后不客气的甩在了病床上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证据吗?好好看看吧。”楚管家眼底闪过一抹嘲讽。

    夏沁不相信他们还能找到什么证据,把文件拿起来一看,却是蓦的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这文件上面清清楚楚记载了她的真实身份,甚至连她这几年发生过的所有事情都有,而柠溪的身份也记录在案。

    这么一对比,谁是楚家小姐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看夏沁变化的脸色,楚管家哼了一声:“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,现在你还想狡辩吗?还真以为我们楚家人好骗?”

    夏沁手紧紧赚着文件,知道她这打的哗啦啦响的算盘算是彻底的废了。

    她有些不甘心:“我明明有项链,为什么你们还不相信我?”

    “这项链虽然有一些作用,但你真以为我们楚家会这么轻易的相信你真的是楚家的人吗?”楚管家把目光移开,甚至不想再多看她一眼:“想要进我们楚家,身份不明的人,不够格。”

    夏沁是怎么样也没有想到,楚家人明面上承认了她的身份,但背地里却是去调查了这一切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已经没有余地再容她辩解了。

    她将文件扔在了地上,然后半靠在床头:“所以,你们今天来这里,就是戳穿我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你只说对了一半。”楚管家声音不平不淡的,然后转头看向她:“柠溪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柠溪?

    呵,她倒是忘记了刚才楚管家进门时就问了柠溪的下落。

    可惜啊,他们来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被戳穿了身份,夏沁也没有必要再演下去了,她漫不经心的撩了撩发丝,然后道:“柠溪昨天回去后就失去了联系,我给她打电话也打不通,所以我也不知道她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这个结果绝对不是楚管家想要的。

    听到柠溪下落不明,他怒瞪着夏沁:“是不是你做了什么手脚?”

    柠溪和夏沁两人以前是好闺蜜,这一点楚家随便一查就知道,不然也不可能好的将项链都拱手让人。

    而夏沁这个人为了报仇,对柠溪做出一些事,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你怀疑我?”夏沁有些错愕。

    她虽然是利用了柠溪,但并没有要害柠溪的意思,她只是想借着她的身份扳倒沈一言罢了。

    “夏沁。”楚管家盯着她,语气很是冰冷:“如果不是当年你将柠溪从水中救了起来,你以为你冒充楚家小姐的这个行为,你还会好好的待在这里?”

    夏沁将眼撇向一边:“我不管你们信不信,柠溪的下落我不知道,我也没有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楚管家盯着夏沁看了好几秒,然后道:“最好如你所说,不然,你会体验到生不如死是什么滋味。”

    没有得到柠溪的下落,楚管家就没有再多待,带着保镖很快便离开了医院。

    看着重新关上的房门,想到方才在楚管家这里受到的侮辱,夏沁眼底闪过一丝不甘和嫉妒。

    柠溪那样一个懦弱的人,连仇都不敢报,为什么楚家小姐的身份在她身上?

    她要来这个身份有什么!

    夏沁不知道楚管家在离开后有没有找到柠溪,至少在她这里,一连好几个月都不没见了柠溪的身影。

    自从献完血那天她回去后,就再也没有了柠溪的下落。

    经过几个月的修养,夏沁已经将身体养好 ,住回了沈家。

评论

您还未登录,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

    上一章
   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。。。

    捧场道具

    相当于 0原创币
    0
    剩余:0原创币,0短信币,0奖金币
    

    用户登录

    账号:
    密码:
    忘记密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