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莉彩票

上次阅读到:暂无记录

第十二章野男人

作者:叶落钦  |  更新时间:2019/6/13 12:44:32  |  字数:2236字
    说着,夏眠用力的扯着夏暖的头发摇晃,头磕到了桌角上,顿时鲜血涌出。

    林剪秋和赵婶都吓了一跳,随即,赵婶急急忙去拉车情绪有一些失控的夏眠:“二小姐,您这是做什么,赶紧放开大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夏暖的头嗡嗡作响,有一些晕晕乎乎的,只觉得眼睛被什么东西蒙住了似的,越发模糊。

    夏眠似乎没有想要停手的想法,用力的揪着夏暖的头发叫骂:“你这个贝戋人,不就是想把我跟妈扫地出门吗?我告诉你,这是不可能的!”

    场面极度的混乱,手上的疼,头上的疼,让夏暖根本无力反抗了。

    混乱间,一名女仆走进来,看到了大厅里打作一团的几人,瞬间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不多时,玄关处一道人影也跟着进来,尚靳寒看到了眼前的一幕,脸上的表情瞬间冰冷到了极致,夏暖身上还穿着刚才离开前的那一身黑色长裙,可是此刻却是狼狈不堪的。

    尚靳寒的出现,着实让林剪秋和夏眠震惊,尤其是夏长眠,嘴巴微微张,带着错愕 。

    眼前的男人,宛如杂志上的模特一般,身材颀长,完美的倒三角身材,典型的衣架子,肌肉匀称而又结实,一身手工定制的西装,托显出男人卓越不凡的气质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一张略带欧美混血的脸庞,叫人迷恋……

    抓着夏暖的头发的手,不由得松了。

    赵婶急忙去搀扶脸上手上都是血的夏暖:“大小姐你没事吧!”

    林剪秋很快恢复平静,依旧是一脸的雍容华贵,看着脸色阴沉的尚靳寒道:“这位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尚靳寒没有理会林剪秋,疾步走到了夏暖的身边,弯腰抱起跌在地上满身狼狈的夏暖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!”

    “你放我下来,谁让你来这里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略微颤抖,似是隐忍着痛楚。

    “你的钱包丢在酒店了,我给你送钱包!”说着,尚靳寒抱起夏暖对着赵婶道:“她的房间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在上面!”

    说着 ,赵婶指引着尚靳寒抱着夏暖上了楼。

    看着莫名其妙闯进来的男人,林剪秋和夏眠对视一眼,紧跟着上去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难道就是莫韬说的夏暖的男人吗?

    把夏暖安置到了床上,林剪秋母女也跟了进来:“这位先生……您是……”

    尚靳寒并没有理会林剪秋,只是拿出手机按下一串数字,简单明了的报出来自己所在的位置,最后叮嘱:“速度快点!”

    继而,尚靳寒猛然间转过头,眼睛里闪烁着如同野兽一般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夏夫人,夏暖虽然不是你的亲生女儿,但是也不至于遭此狠手吧!难道夏夫人就不怕这件事情传出去会落人口舌?背个苛待继女的罪名?”

    林剪秋脸色瞬间慌乱,看着尚靳寒:“这位先生,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暖暖会受伤只是一个意外……不知道你是哪一位?”

    “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夏暖受伤了,这让我很不愉快!”

    夏眠贪恋的看着尚靳寒俊逸的脸庞,这个男人帅的逆天,即使是生气的时候,有那么的迷人,可是他却那么袒护夏暖这个贝戋人!

    这让夏眠生气,但是更多的是嫉妒。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,不管你是谁,你应该知道吧,你现在是私闯民宅?夏暖自己不小心摔倒了,这个罪名,你凭什么要把它强加到我妈身上?现在,请你立刻马上离开我家,否则我要报警,告你私闯民宅!”

    面对着说话尖锐的夏眠,尚靳寒冷冷一笑,刚才他亲眼目睹这个女人扯着夏暖的头发,现在,她还在自己面前,堂而皇之的狡辩!

    这夏家,果然比他想象的肮脏!

    “够了!”夏暖虚弱的声音,带着愤怒:“你们可以出去了,这位先生是我的朋友!这种丢人的场面,一定要在外人面前上演吗?”

    即使是林剪秋和夏眠在不对,夏暖也不愿意在一个只见过两次的陌生人面前揭穿她们!

    林剪秋倒是精明,伸手拉住还要分辨什么的夏眠:“是是是,暖暖说的是,既然这位先生是你的朋友,那么我们就先出去,我去给医生打电话,让她过来瞧瞧你的伤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夏夫人带着令千金出去就可以了,其他的不必劳烦!”

    林剪秋捡了一脸的尴尬,但是却依旧堆着微笑:“那行……你们聊着,我去楼下等着医生!”

    说着,便推搡着还要诋毁夏暖的夏眠离开。

    站在门外,夏眠抑制不住的咆哮:“妈,你推我干嘛?你难道没看见那个贝戋人有多过分?居然把野男人带进家里来了!”

    夏眠的声音歇斯底里,林剪秋急忙按着她的手,安抚着夏眠的情绪:“我的小姑奶奶,你能不能小点声儿啊?”

    “妈,你怎么回事啊?什么时候开始你怕夏暖的?那个男人是个什么东西,在我们家这么狂……这是我们家啊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但是你想,能够让莫韬灰溜溜的人物,能是一般的人吗?你没看见这个男人衣帽不凡的,你觉得他会是什么不三不四的社会青年吗?”

    这倒是!

    夏眠的眼睛里,冒出嫉妒的花火:“那怎么办?就由着这个贱人在家里作威作福吗?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知道,这件事,我们的从长计议,但是你的听妈妈的,别这么暴躁行不行?凡事隐忍着点儿!”

    说着,林剪秋拉着一脸怨气的夏眠离开了。

    房间里,赵婶拿来了医药箱准备先帮夏暖处理一下伤口的,可是却被尚靳寒拦住。

    “我来吧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赵婶迟疑着,还是把手里的药箱给了他,这位后生,长的很俊气,举手投足都是一种高贵的气质,拿过药箱侧脸的瞬间竟然和陆家少爷有点一样!

    尚靳寒坐在了夏暖的床畔,此刻的夏暖很是平静,即使是脸上都是血迹,也依旧脊背笔直,看上去像是一只高傲自负的黑天鹅。

    尚靳寒拿出消毒棉,刚要碰触到夏暖的时候,夏暖忽然间转过头 ,眼神里带着防备和冷漠:“你到底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手上的动作,微微一顿,尚靳寒竟然又露出了一丝痞气的微笑,和他在人前的冷漠判若两人:“我想干什么,你看不出来吗?帮你清理伤口!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不是这个!尚先生,我跟你解释过,那天晚上……是个意外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啊!”

    说着,尚靳寒把消毒面沾在夏暖脸上的血渍上,开始轻轻擦拭,夏暖下意识的躲避,却被尚靳寒的手指钳制住了下巴:“别乱动!”

    那一瞬间,他轮廓分明的脸庞竟然渐渐的和夏暖记忆里那张脸,缓慢的重叠
叶落钦 说:

评论

您还未登录,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

    上一章
   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...

    捧场道具

    相当于 0原创币
    0
    剩余:0原创币,0短信币,0奖金币
    

    用户登录

    账号:
    密码:
    忘记密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