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莉彩票

上次阅读到:暂无记录

第五章 陷害

作者:凤舞九妖  |  更新时间:2019/7/11 19:54:45  |  字数:2173字
    马车在曲府后院停了下来,彩蝶下车敲了三下门,不一会门应声而开。

    “小姐,下车吧。”彩蝶走回车前,掀开帘子让主子下车,玉素跟在后头搀扶。

    三人快速进了门,路走一半,曲倾城觉得哪里不对劲,又说不上来,见她停下,玉素有些纳闷:“怎么了小姐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觉得刚才那护院有些奇怪吗?”曲倾城问她们。

    玉素从头到尾都没有看护院一眼,自然是不知道的,彩蝶歪着头想了想:“刚才那人不是我给银子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“你回想一下,白日送银子的时候他在不在?”曲倾城有种不祥的预感,她们此次出行败露了。

    彩蝶低下头,努力回想白天去找人的情形:“奴婢去时只有老周在,没看到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既然如此,护院不可能把银子分给他人,更不会找人帮她们留门,唯一的可能是她们被人发现了,曲倾城沉着分析。

    “我们被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?会不会对小姐不利?”玉素听言慌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猜错的话,父亲和二娘正在天羽阁等着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告的密。”玉素想破了脑袋,也不知何人所为。

    彩蝶想也不想的说道:“一定是二夫人,她早看小姐不顺眼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先回住处,别人问起就一口咬定你们在睡觉,什么都不知道。”曲倾城淡淡吩咐。

    “那小姐您呢?”彩蝶忧心忡忡的问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俩个丫头走后,曲倾城回到天羽阁,刚踏入庭院,发现原本漆黑的院子重新亮起了灯火,果然不出所料。

    她冷笑了声,朝旁边的大树撞去,顿时,额头被拉出了个大口子,瞬间血流如注,曲倾城非常满意自己的杰作,踉踉跄跄的朝屋子走去。

    打开房门便见曲无双脸色阴沉的坐在椅子上,旁边站着一脸得意的费墨翎。

    “爹爹?二娘?您们怎么来了。”曲倾城故作惊讶的喊到。

    砰的声,曲无双用力的拍了下桌面,看样子十分生气:“深更半夜不在屋里睡觉,跑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“爹爹,女儿梦见母亲流着血泪对我说她是被人害死的,女儿听了心如刀割,辗转难眠,夜不能寐。”说话间,曲倾城故作悲伤的样子,有意无意瞥了眼费墨翎。

    原本认为自己抓住把柄的费墨翎脸色一变:“大姑娘怕不是脑袋受伤还未痊愈,大夫人明明是病死的,哪来被害一说。”

    不用看承乾给的册子,单是这女人的反应就已经说明原主的母亲是被害身亡,曲倾城暗自冷笑了声,既然如此,她不会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“二娘,您就这么肯定母亲不是被害死的?母亲若真死于非命,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大姑娘深夜外出私会也就罢了,不认错还拿大夫人的死因做挡箭牌,这不是为人子女的孝道。”心虚的费墨翎差点口不择言,幸好身旁的锦萃拉了拉她的衣角,才没说错话。

    曲倾城没接话,而是直接走到曲无双面前跪下:“爹爹,母亲死得那么惨,女儿不想独活,所以便去了后院,想一死了之;可女儿又想,母亲大仇未报,女儿若死了,谁去找出幕后凶手,为了母亲,女儿一定要揪出凶手,千刀万剐。”

    曲无双一时气过头,没有发现曲倾城头上的伤,当她这么一说,他才注意到她头上的大口子:“来人,快去请大夫,快!”

    “大姑娘,你可不能欺瞒老爷,护院都说你和身边的俩丫头私自出府,他可以证人。”费墨翎怎可能白白浪费坏人名节的机会。

    曲倾城面无表情的看向她:“二娘,倾城身正不怕影子歪,您可以让护院过来当面对质。”

    这丫头死到临头还嘴硬,费墨翎阴狠的笑了笑:“行呀,把护院叫来便可知谁在说谎。”

    护院很快被费墨翎的人带了来,见到曲无双后,他扑通一声跪下:“小的见过老爷。”

    “夜里,你是否见小姐出门?老老实实的说。”曲无双一脸严肃的问。

    护院看了眼费若翎,再看看曲倾城,沉默半响才说道:“小的确实见大小姐出门了,回来时也是小的为大小姐开的门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,妾身没骗您吧,大姑娘确实出去了。”费墨翎洋洋得意。

    曲倾城放下捂住额头的手,转身在护院前蹲下:“你说你见我出了门,有何证据,凭你一张嘴说黑是黑,说白是白?”

    “今晚小的值夜,自然知道大小姐出去了。”护院犹豫了下,硬着头皮说道。

    他的回答正中曲倾城下怀:“爹爹,今日女儿让玉素出府买些姑娘家用的私物,玉素从后门出的府,见到护院还聊了几句,若今日当真是他值日,是否记得玉素跟他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护院语塞,眼珠骨碌碌的转了几圈,最后不知怎么回答,目光投向费墨翎求助。

    他的小动作都在曲倾城眼里,只是当下还不想拆穿:“你是贵人事忙,还是说你压根就没有见过玉素,今日根本不是你守门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可能小的太忙,忘了。”被逼得无路可走的护院没办法说起了瞎话。

    听到此,曲倾城笑了,她走到曲无双身边:“爹爹,这护院在说假话,今日跟本不是他看的门,要证明此事很简单,护院都有个排班表,只要管家把排班表拿来,便可知谁在说慌,若是女儿骗了您,听从爹爹发落。”

    一听要调出排班表,护院急了:“小……小的明日有事,所以临时和老周调了班。”

    “哦?调班?什么时候调的?”曲倾城句句顶到要害。

    “老爷,您相信小的,小人承认没见到小姐出去,但小姐回来时确实是小的开的门,小的没有骗您。”护院被曲倾城的话逼得走投无路,慌乱中想到什么就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,管家拿来了排班表,上头明明写着今日是老周守后门,曲无双看了眼册子,沉声说道:“把老周给我找来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,老周迷迷瞪瞪的走了进来,见这阵势莫名其妙:“老爷,您找小的?”

    “今晚是不是你值夜?”曲无双问。

    “是小的值夜没错。”老周老实的回答,虽然他不知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这个人有没有和你换班?”他指着跪在地上的人问道。

    老周揉了揉眼仔细一看:“这不是牛大壮嘛?先头还拿了壶酒说要跟我喝两口,喝着喝着我就睡着了。”

我喜欢无拘无束,所以决定辞了工作回家,养花种草,是我一直向往的田园生活;我要在庭院里种满各种各样的玫瑰,等我家掌柜退伍,我们可以坐在花田里喝茶聊天,想想就觉得幸福~也希望小仙女们也幸福。

评论

您还未登录,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

    上一章
   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...

    捧场道具

    相当于 0原创币
    0
    剩余:0原创币,0短信币,0奖金币
    

    用户登录

    账号:
    密码:
    忘记密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