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莉彩票

上次阅读到:暂无记录

第10章绝色真颜

作者:十云  |  更新时间:2015/10/30 23:57:19  |  字数:3175字
    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孔,安婷羽本不想说谎,可是如果说了实话,相不相信是另一回事,以后她恐怕不能待在他的身边了。

    在现代,爷爷去世的伤痛还留在心里,而现在,这个跟她真正的爷爷长得一模一样的人,她想待在他的身边,这是她的奢望。

    所以请原谅我。安婷羽在心中暗暗对安老爷子道歉。

    “我听不懂你的话,什么是双重人格?”

    “就是一个人有两种性子,但不会同时出现,懦弱的天羽出现时,我就会消失,我出现的时候,天羽就会消失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消失,让天羽回来。”想也不想,安老爷子就道。

    安婷羽微微抿了抿唇,尽管知道眼前的人并不是自己的亲爷爷,可是当他用那张面孔叫她消失的时候,她的心还是不免受伤了。

    她眼底一闪而过的伤感,安老爷子心里突然一震,这种伤心的表情,是他家天羽的,难道真如她所言,她们是同一个人吗?

    ☆☆全网小说,尽在『阿莉彩票开户』☆☆

    “抱歉,我不能够如此,也没有办法如此。”安婷羽并没有过多的解释或者是辩解,她只是说着又道:“爷爷,不管你承不承认,我也是您的孙儿,所以尽管不是太如您的意,也请您认同,婷羽以后也会替天羽孝敬您的。”

    其实她说的也不假,虽然她并不是真正的安天羽,可是身体却是正真的安天羽的,现在的她,是她也不是她,不是她也是她。

    “哎~”安老爷子突然一阵叹气,“算了,婷羽也好,天羽也罢,只要你们是同一个人就行了,而且……不回来也好,回来只有伤痛,她是个可怜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,天羽的记忆,我基本没有,我只有一个疑问,为何要将真正的我‘藏’起来?”安婷羽意有所指的问道。

    她的话虽然没有明说,可是安老爷子却似乎明了,他看了安婷羽一眼,说道:“就算同一张面孔,但是你果然跟天羽有所不同,天羽生性愚笨,就算有疑问,随便一个理由就安抚过去了,可是你,你很明确自己目标,知道自己要什么,你早就准备问我这个问题了吧?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安婷羽也没有否认。

    “孩子,你长得像你娘,你娘叫银春,姓付,当年是龙焰国的第一大美人,很多公子贵人都想娶她为妻,可是她却选了你爹,那时候你爹还不是承相呢!只是一个普通的文官,你娘嫁于安家,这本是一件喜事,可是在你娘生下你之后没多久就出了一件意外,一个觊觎你娘美色的人差点毁了安家,你娘因为受辱跳崖了,爷爷不希望你将来步上你娘的后尘,所以……你不会怪爷爷吧?”提起付银春,安老爷子眼眸深沉复杂,似乎有些伤感,又似乎还有愧疚,种种复杂的情绪交替着。

    安婷羽摇了摇头,“爷爷,不管是天羽还是我,您也是为了我们好,所以我们怎么可能怪您呢?再说了,有您护着是一件幸福的事,我们感激您还来不及呢!”

    安老爷子微微一笑,“那就好,天……不,婷羽,在外这两天,我想你也累了,今天就好好休息一下,有话我们改日再聊,还有,爷爷会对外宣称,你已经改了名字,这样你也会自在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爷爷!”

    安老爷子走后不久,一个丫鬟就走了进来,并且恭敬的对安婷羽俯身,“大小姐,奴婢叫杏儿,老爷子让奴婢从今日起过来服侍大小姐,您有什么需要请尽管吩咐,奴婢一定尽心尽力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给我打盆水,我要梳洗一番。”这两天露宿荒野,吃的也是野果野味,着实也有些疲惫,现在她只想洗个澡,好好的睡一觉,不过……

    安蓉心明明早就知道她活着,可是孙氏怎么好像一点也不知道的样子?难不成安蓉心没有给孙氏稍信吗?她没有这么笨吧?

    另一厢的同时,景王府邸,柳云生从堂外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景傲天淡漠的看了他一眼,道: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放心,都处理了,安大小姐已平安回家,至于她能不能平安度过安老爷子那一关,那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景傲天淡淡的应了声,就没下了文,倒是柳云生,似乎还有一堆疑问,“傲天,这个安大小姐可是说过,她不希望我们管她的事,你就不怕她跟你翻脸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没露面?如果能让她查到你头上,那就说明你太没用了。”景傲天平淡沉稳的声音,淡漠轻语,可是柳云生听着却不依了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就没用了,我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话就回去吧!轻舞似乎去柳府了。”说到最后,景傲天犀利的瞳眸闪过一抹玩味。

    “什么?那个死猴子……”

    景傲天一个眼神瞪来,柳云生一阵干笑,赶紧改口,“不是,我的意思是你妹妹没事老是跑我家去干嘛啊?我家又没有金山银山,也不好玩……那个,我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没处理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柳云生两腿一登,撒丫子跑了。

    该死的,那个顽皮鬼,景王府邸玩腻了,就跑他家,她要玩死他们啊?

    记得有一回,景轻舞跑到他们家,他们柳府的家丁阿福刚好生了一个女儿,这丫头觉得好玩,跑进去把人家孩子抱走了,这也没什么,可是这丫头却没有吭一声,睡着的阿福嫂不知道,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孩子不见了,然后哭得死去活来,闹得整个柳府都跑出去找孩子,结果最后发现是这丫头抱走了,他们是吓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还有一回,丫鬟们的澡堂里,这丫头贪玩,把正在洗澡的丫鬟们的衣服都拿走了,等她们洗完,发现衣服都不见了,最终弄得丫鬟们只能一脸娇羞的喊经过的旁人,叫让别人把衣服丢进来。

    总之景轻舞在他们柳家做过的顽皮事无数,有时候甚至被她弄得哭笑不得,但也拿她没辙,毕竟她是郡主,而且古灵精怪,还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小丫头,除了贪玩了一点,也没做什么坏事,谁也不会跟这样一个小丫头计较。

    次日,清晨的红日从东边渐渐升起,黎明的曙光撒下了淡黄的色彩,迎来了展新的一天。

    安婷羽起了个大早,一袭淡蓝色的锦袍,袖珍镶着一朵别致的春桃,腰间束着一条蓝色腰带,然后在腰上系上景傲天给她的那块名为凤腾的玉佩,她乌黑妖魅的美眸淡然的打量着铜镜中的自己,衣冠整洁,天姿国色……

    天姿国色?

    是的,天姿国色,那是一张精致的五官,一双美丽的大眼如宝石,闪烁着灵动的光芒,高贵纯澈又不失妩媚,长长的睫毛在白皙的脸蛋下投下了淡淡的阴影,俏皮的鼻子,细巧挺秀,雪肤如玉,无一丝瑕疵。

    “谁能想到,丑陋之下竟是天颜?”对着镜中的自己,安婷羽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刚醒来,在湖中看见水中的倒影,她以为自己用的身体就是一张丑颜,可是不想,天亮之时,她才发现,原来那块胎记竟然有模糊的迹象,待她擦去红胎,这张天颜就出现了。

    可是她一直觉得奇怪,为什么明明如此天香国色,却会被隐藏起来?如此有计划的事,估计也不是‘安天羽’能想出来的事,所以她想到了一个人,那就是安老爷子。

    安老爷子是唯一一个心疼安天羽的人,那么也只有安老爷子会做这种事,但为免秘密揭穿,她只好重新画上了胎记。

    经过昨日的谈话,她也了解了安老爷子的用心良苦,他是怕安天羽也会跟她娘亲一样,所以才会丑化安天羽,如此一来,便不会遭人觊觎。

    但可惜,有些人为了美色将她抛弃了,如果封北见知道这张丑陋的容颜下竟是如此的绝色,他恐怕要后悔死了吧!

    不过还好,她还真的是要谢谢安老爷子,如果不是他,估计封北见也不会弃她而选择安蓉心,要她嫁给一个陌生的男人,她一点也不想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您起来了?”就在此时,杏儿走了进来,手里还端着一盆水,看见安婷羽那绝美的容颜,她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发现她正盯着自己,安婷羽微微皱起了眉头,冷冽在眼底浮现,“谁让你进来的?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,是奴婢该死,是奴婢冒犯了您,请大小姐责罚。”杏儿咚的一声,跪在地下。

    安婷羽盯着她,心想着自己要怎么处理这个丫鬟,被她看见了,没准会出问题,可是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她总不能因此将她灭口吧?而且……

    “你叫杏儿是吧?”

    “是的大小姐,奴婢叫杏儿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看见我这张容颜,你就直接开口叫我大小姐,难道你早就知道我的真颜?你就不会误认是别人吗?又或者我爷爷跟你说了什么?”安婷羽暗暗猜测,直接叫她大小姐,那就说明杏儿已经知道是她,所以才没有太大的惊异,可是这个杏儿只是一般的丫鬟吧?安老爷子会把那么秘密的事告诉一个丫鬟吗?

    “回大小姐,老爷子与奴婢说过,他说您几乎忘了所有的事,但是您的事,其实奴婢都知晓,因为奴婢本是老爷子的贴身侍婢,只听从老爷子的吩咐,而且您的胎记也一直是奴婢替您画上去的,只是每次见您的真颜,奴婢都不免赞叹,所以有失礼之处,还望大小姐宽恕。”
十云 说:

评论

您还未登录,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

    上一章
   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...

    捧场道具

    相当于 0原创币
    0
    剩余:0原创币,0短信币,0奖金币
    

    用户登录

    账号:
    密码:
    忘记密码?